椎叶同学不为人的一面

椎叶同学不为人的一面

气味辛凉而不似荆芥之温,终当以治风热为断。薏苡能使湿不化热,热不化湿,自是除湿而亦清热,乃又云除湿而即能清热,岂并薏苡之气寒而亦忘之乎!?

又云猪心刺破,则腔子内血,流入于心;不刺破之心,内并无血。更以仲圣用麻黄、杏仁、石膏而治法迥异者言之,大青龙汤三物并用,为发汗之峻剂,麻杏甘膏汤亦三物并用,偏治汗出而喘无大热者何也?

即经所谓起亟,刘氏所谓顺其化于下也。 雷云∶薏苡颗小色青味甘。

如刘潜江以葛根起阴气为从太阴行化,合阳明从中气之义。内经三焦为水道,膀胱为水府,肾为三焦膀胱之主。

因其为豉不能遽下,故与地黄捣散与地黄蒸饭。然则肝之合筋,薏苡安得非肝药。

后世用黄为表剂而至当者,无如唐书许允宗之治柳太后病风,以黄防风煮数十斛,于床下蒸之,药入腠理,一周而瘥。考刘氏此篇宗曰一段加注云∶受湿则筋缓,然湿即化热,湿合于热则伤血,血不能养筋则又挛缩。

Leave a Reply